重返七星潭

2007年3月4日下午,我和小葳從羅東搭火車來到花蓮,要為第二天即將在花蓮進行的試走活動,再探一次路,以確認每一個轉彎、每一段路況。

氣壓很低,盤據在中央山脈腰脊上灰沉沉的雲層,終究還是降下一陣急雨。奔馳在景美往新城的台九線上,輕便雨衣被迎面的東北季風吹鼓得像個淡黃色的變形球,噗哧噗哧的在耳邊不斷的響著….

1985年,我大學畢業回到花蓮,1986-1987的兩年間,每周三晚上和周六下午,是我到新城為當地小孩作課輔和家教的時間。長長的台九線上,太平洋的風在耳邊呼嘯,那個自許是個濟弱扶傾的女俠,正趕赴一場場孩子們的盛宴,要教給他們十八般武藝,拉近和城市孩子的課業差距。

冬天奔馳在台九線的暗夜裡會有種刺骨的寒,一列襯在無盡幽暗從黑谷裡閃著燈火駛過的火車卻讓人彷若置身夢境,每一盞閃爍的燈火都讓人平添了溫暖和慰藉;若是夏日的周六,課後暮色中,我會趁興繼續往山裡走,浸一身野溪溫泉的清香。

那是段遙遠而幸福的日子。沒有太多現世的悲苦和無奈,只有單純的情緒和興致。人在風裡在山裡在天地間,悠然自在輕巧巧。那是年輕。

二十年轉眼過去,或許是對那種素樸的滿足和簡單的幸福的深刻感受,我以近乎無可救藥的樂觀態度,參與著各種的社會運動與社會工作:不自苦於陰雨暗沉,只待撥雲見日的時刻;不看人性陰暗,只看人性善的可能;漠視現實困境但求盡其在我精誠所至。素樸的滿足和簡單的幸福,在千里步道運動全面推展的一年中,也成了所有參與者共同的經驗。

重返七星潭 有 2 則回應

  1. alawchen 說道:

    嗯嗯,那我減少分頁數看看!

  2. rain 說道:

    以網頁上文章的閱讀來說,這篇這樣的篇幅會不會太短了一些?似乎還可以增加至少一段,稍稍捲動滾輪即可多看很多,減少使用者點選下一頁的機率呢?(文章也不致於有太過零散的感覺)
    不過可能是我已經很習慣在網頁上讀字了吧!才會養成單一畫面看得越多越好的習慣~~懶得翻頁@@,你當作參考囉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