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本交通

「三橫三縱」是步向文明的開始

文/黃武雄(千里步道運動發起人、台大退休教授)

「單車生活化」,意指市民可以安全的騎單車上下班、上下學、買菜購物,而不只是用來休閒。這是多年來很多有識之士努力的目標。柯P上任前,與民間環保團體接觸,也明白表示他認同這個目標,上任之後開始要落實,台北市民應該為我們的交通環境要步向文明而高興。一時的汽、機車塞車,只是過渡時期的陣痛…

了解詳情 »

徒步區的都市想像

文/周聖心(台灣千里步道協會執行長) 公館徒步區從去年8月2日開始試辦,期間各種正反意見不斷,在試辦即將屆滿半年的此時,續接這項政策的柯市長,透過i-Voting兩階段投票,即將在本周六實體投票後,決定公館徒步區是否繼續辦理。姑且不論最後的結果如何,對當初願意試辦公館徒步區的郝市長團隊,以及願意以公民參與作為決策依據的柯市長團隊,都應該先給予高度的肯定。 徒步區和公共自行車租賃系統的建置一樣,在許 …

了解詳情 »

綠色交通:他山之石,紐約篇

紐約市在2011年就為了自行車推出了一個「別當討厭鬼」(Don’t Be A Jerk)宣傳活動,其訴求很簡潔:「隨時隨地遵守交通規則:1) 讓路給行人、2) 順著交通方向行駛(別逆向騎車)、3) 除非你年齡小於12歲,否則請騎在街道上而不是人行道上。」只要遵守簡單三點,就可以讓你在紐約騎自行車時不會被當成討厭鬼(Jerk)!

了解詳情 »

公館徒步區試辦的第一手觀察報導

千里步道長期推動環保慢行,不只致力於在鄉間山林保留美麗有特色的步行漫遊環境,更要回到都市裡,打造對行人、單車族友善的道路空間,推廣對環境友善的交通方式,讓我們無論走在鄉間或都市,都能夠平安自在地慢行。台北市政府在公館設置徒步區便是打造行人友善空間的最好實踐!可惜媒體偏頗的報導不斷放大部分商家的抱怨,卻漠視了所有優遊在徒步區的人們心中最真摯的聲音。只怕未來在商家的壓力下,公館徒步區會胎死腹中,台北市便少了一個對行人友善的步行空間了。所以,讓我們用行動來支持這個政策吧!

了解詳情 »

看守台灣:遠見低碳城市應從挑戰拚經濟著手

從整體城市規劃來說,台中市目前規劃的新重劃區基本上是徵收土地擴張城市,重劃區商辦豪宅大樓的建案、生活機能的距離,以及區內大街區道路設計,根本不利民眾短途移動,所謂低碳示範區並未改變此種汽車主義的城市規劃邏輯,僅在區內道路設計人行道、單車道空間,路旁種樹加強樹蔭,而離開經貿示範區回到各自生活圈仍需長途移動,難以鼓勵民眾從根本上降低對汽機車的依賴。

也因此「反禁摩聯盟」會認為禁止摩托車是加劇階級差異,剝削弱勢族群負擔得起的交通方式,且僅在燃油機車改換電動機車的末端替代,也會受到環保團體的質疑,電動車的電池生產過程乃至棄置,對減碳助益不大,且仍有污染與資源耗費問題。而最受質疑的,是從環保署到台中市府,低碳政策都僅處理一般民眾生活,並未要求排碳大戶的產業轉型。

欲落實低碳城市,應從整體政策著手,打造集中、小規模、生活機能健全、減少移動的城市設計,提供便捷的大眾運輸與公共自行車系統,維持農地吸碳功能與宜居景觀,而非放任空屋排碳建案繼續蔓延城郊。

了解詳情 »

無車日政策倒退,與國際差距拉大

提倡一日活動並非目的,而是提醒未來生活改革的趨勢,需要政府將之制度化、生活化地納入政策,台北市政府近期推動的公共自行車系統的普及值得肯定,然而缺乏單車道配套,也導致單車騎上人行道衍生弱勢路權的衝突。要建構無車環境需要政策掌握契機加以配套與引導,在節能減碳的趨勢下,近期油價又因敘利亞將戰未戰的局勢漲價,正是全面檢討脆弱的汽車系統政策的時機。

世界知名的自行車大國荷蘭,就是正視其低於海平面的環境,在全球能源危機時化為轉機,展開一連串有步驟、有系統地政策改革。例如在台夫特(Delft)進行一連串友善行人安全的道路設計改革,包括街道綠化、以圓環取代交通號誌、降低住宅區速限、改變道路鋪面等,以降低汽車車速;而在堤堡(Tilburg)及海牙則是推動示範性的腳踏車專用道,促使兩地腳踏車人口的大幅成長,當鼓勵腳踏車代步配套上軌道後,就順勢推出禁止汽車進入市中心。而德國也有透過住民自主討論的論壇,促成「無車社區」的都市規劃設計…

了解詳情 »

【訊息代發】河右岸論壇 思考台北未來樣貌的三場關鍵對話!

十幾年來,首都市長的位子在兩極之間拉扯。一是權貴二代被指派接班,一是在野者挑戰大位的權力佈署戰場。市政府愈來愈像首長個人的政治公關公司,大型國際展覽或運動賽事,未成為城市改變結構的契機,反而是短期浮誇的昂貴煙火,整個城市彷若曇花一現的樣品屋,與即興權充的違建交錯。

隨著「小確幸」當道,雖展現市民營造城市空間的活力,也瀰漫小資階層對大結構無能為力的虛無。但日本三一一巨變,讓我們看到,安逸的人生布局被全盤掀起、幸福歸零,激起我們必須改變的想望。

了解詳情 »

【轉載】北宜公路可以消失嗎?

二格山是貓空地區重要地標,海拔近七百,矗立盆地之南。山雖不高,近水則靈。此山後頭銜接翡翠水庫山林。在林道中散步,偶爾會邂逅不易記錄的中海拔鳥類和哺乳動物。我隱隱感覺,這些動物是從翡翠水庫滲過來的。

為何說滲?因為中間隔了一條台九線,北宜公路。如果沒有此路,翡翠水庫跟這裡的連結會更為緊密,森林愈加擴大。假以時日,應該會形成一塊不下陽明山,更像國家公園的自然環境。而雙北市五百萬人飲水的命脈,便在那方維持良好的山谷,永續地保護著。

我很喜歡這樣完美的想像。想像一個城市,在不易取得土地時,還能在郊野創造大面積的綠色森林。但都會發展追求便捷交通和城市建設,往往背離此一方向。

了解詳情 »

是風倒樹,還是虐倒樹?水泥種樹,有根難伸--是人禍,不是天災!

一場風災,讓「虐倒樹」的真相公諸於世!從「花盆樹」、「鉛筆樹」到「無根樹」,包括江翠護樹志工隊、搶救林口森林行動聯盟、華光護樹志工隊、新店碧潭護樹志工隊,以及護樹聯盟、看守台灣協會、綠色陣線協會、台灣千里步道協會等公民團體,一一揭露7月13日蘇力風災後的倒樹慘劇,直指管理、養護不當才是這場5千棵行道樹倒塌的真相。

了解詳情 »

2011年台灣林業無障礙專刊文章:跨界、換位、對話,參與讓自然更豐富

文/徐銘謙(千里步道籌畫中心副執行長、臺灣大學國家發展研究所博士候選人兼任講師) 打破迷思:遇見二十三分之一的百分之六? 2004年因為擔憂「高山纜車」政策會帶來過多的人潮、工程,進而破壞脆弱的山林生態環境,因此環保團體號召「愛山林、反纜車」大遊行,但是卻有部份論者批評:「蓋纜車是為了讓行動不便者可以欣賞高山美景」、「你們好手好腳的人霸佔山」。這樣的說法讓我有點動搖,於是開始拜訪社福團體,尋求他們 …

了解詳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