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活動訊息】7/15-16花蓮米棧古道工作假期,志工招募中!(尚有名額請把握機會)

米棧2100k觀景台4張併照(原始檔)

挑夫腳踏草釘鞋、踏遍米棧水璉岳,穿越林間蟲鳴叫,樂在居間煩惱拋。
沿路說唱逗詼諧,偶遇遊客寒暄對,休憩念想煩惱來,扁擔一挑向前行。
最恨無情颱風雨,崩山路險仍需行,老少憂心依門盼,盼您平安早歸巢。
若人問我何時休,太陽幾時西山行,挑夫辛酸無人知,僅能自娛解悶愁。
這首打油詩道盡了米棧古道挑夫心情~~

 指導單位:行政院農委會林務局花蓮林區管理處
 主辦單位:花蓮縣壽豐鄉米棧社區發展協會
 協辦單位:台灣千里步道協會
 活動時間:106年7月15日(星期六)11:00-7月16日(星期日)1700時
 活動地點:花蓮縣壽豐鄉米棧村米棧古道
 集合時間:106年7月15日(星期六)中午11時30分
 集合地點:花東鐵路壽豐火車站(搭乘接駁車者請到壽豐火車站集合,隨後前往米棧鐵馬驛站約20分鐘車程;自行開車前往者,請到壽豐火車站或逕行至米棧鐵馬驛站集合)
 活動對象:年滿18歲,對步道工作與環境守護行動有熱情的夥伴,招募20名為限
 活動費用:1600元
 報名方式:活動一律採用線上報名,詳填報名資訊後,敬請等候主辦單位審核通知與進行繳費,以完成報名程序。
 報名期限:即日起開始受理網路線上報名:https://goo.gl/THgWPn

 活動聯絡人:
花蓮縣壽豐鄉米棧社區發展協會 企劃總監 徐金福 0922-305076
電子郵件信箱:kacawasi@yahoo.com.tw

 活動流程:
第一天
時間 內容
1100~1130 【集合報到】壽豐火車站
1130~1200 接駁車程(壽豐火車站-米棧鐵馬驛站)
1200~1300 午餐
1300~1500 【室內講座】相見歡和認識米棧
1500~1800 【室內講座】「手」護環境–手作步道與步道工作假期
1800~1900 原民料理自助晚餐
1900~2100 【室外課程】米棧蛙蛙夜間觀測(遇雨改為”阿美語歌謠傳承練唱”)
2100~ 自由活動、觀星、就寢(宏華寺香客大樓)
第二天
0700~0800 晨喚、早餐
0800~0830 【戶外實作】運送學員、工具安全使用講解、伸展操
0830~1130 【戶外實作】分組實作
1130~1330 徒步工坊、午餐、休息
1330~1530 【戶外實作】分組實作、工具歸位
1530~1630 分享回饋
1630~1730 寢間打包、接駁壽豐火車站

 注意事項:
1. 步道工作為團體活動,且偏重勞動工作,不適合有高血壓、心臟病、懷孕等不宜劇烈勞動者,請自我衡量體能狀況後再報名。
2. 線上報名資料請詳細填寫並請等候通知,以確認完成手續。另為配合鐵路局火車票2周前即可訂票的規定,參加人員於活動前2週(6月26-30日)先行以email通知,並寄發「行前通知」,屆時請注意電子郵件信箱。
3. 活動全程務必尊重團體行動,並配合講師、助教及工作人員的引導安排,以維護自身與他人安全。
4. 戶外活動需注意氣候變化,請自備雨具雨衣、防風防曬裝備,且步道施作現場屬原始山徑,請穿著透氣、排汗、不怕髒污、適合工作的輕便長袖衣褲,且為避免溼滑,建議穿著雨鞋或登山鞋。
5. 為響應無痕山林與低碳減廢的環境理念,請自備個人環保碗筷、水壺水杯、個人盥洗用具,並盡可能減少在活動過程中,對當地生態、環境造成過度干擾。
6. 團體活動期間請避免吸煙,也禁止攀折、採集、撿拾當地的自然物(植物、石頭等);但我們非常歡迎、鼓勵大家隨手撿起步道上的垃圾,還給自然環境清淨的面貌。
7. 活動流程可能因天氣、現場環境有所調整,敬請懷抱著愉快開放的心情,享受工作假期、體驗大自然的美好。
8. 活動期間恰逢部落準備豐年祭前舞蹈練習,若時間上允許,協會將組團欣賞,也請尊重當地民情、風俗,以不打擾社區居民為原則。
9. 繳費後,於活動當日前10-3日取消報名者,退還80%報名費;於活動當日前3(含)到1日取消報名者,退還50%報名費;於規定其後取消者,恕不退費。
10. 因天災(如颱風、豪大雨)或不可抗拒之因素致活動無法成行,酌收50 元行政手續費,其餘全額退還。
11. 無故未報到者或於中途離隊、脫隊者,均視為自願放棄,不予退費。

更多活動訊息

旅人遊歷

【秋照的生態園區日記】麻雀與老鼠

文/吳秋照(永和社大步道行動教室學員、千里步道志工)

帶著茶具,泡茶用爐具,點心,揹一袋工具,再揹一袋自己的隨身物,背後還得掛著一個斗笠,戴著墨鏡,騎著我的大紅cuzi,標準大嬸裝扮,騎進河邊水門,猛然想起,還漏掉帶回家打磨的鋤頭。心想,算了,懶得回頭,結果眼前路中間的一隻死老鼠讓我改變心意,我對自己說,我可不想用小鏟子去幫牠埋葬,搞不好牠會跳起來咬我一口的恐懼讓我轉頭回家拿鋤頭。

再回到河邊的路上,我期盼著也許其他走過的人已經處理了,但是伴隨另一種想像是,也許牠被輾個肚破腸流那就太噁心了。結果還好,我把牠鏟上鋤頭時,牠那兩顆小小眼睛還亮晶晶的,透過鋤頭我感覺到牠的柔軟身軀,甚而想像應還留有餘溫,我在路邊的園子裡挖了坑把牠埋進去,心弦忽然一動,幾乎有點感傷起來,想起,黛玉葬花詞,今日葬花人笑癡,他日葬儂知是誰,如此幽雅,而我卻是葬,人人喊打的鼠輩。

當然不是因為葬的是老鼠不風雅而感傷,是因為想到這隻老鼠並不是自己選擇做老鼠。牠一輩子只是為了生存下去,但是一輩子,被嫌惡,被追打,至死方休,我也曾一天內在河邊葬了兩隻麻雀,同樣是小動物的死亡,當時卻沒有感傷。因為麻雀的一生是向陽的,牠在空中自由飛翔,有一首歌叫,送你這對翅膀,是這樣寫的,我看到一隻麻雀落在地,看牠的生命已經到盡頭,我輕輕將牠捧在手心中,牠輕聲對我說,朋友,送給你這對翅膀,學習飛翔越過最高山,送給你這對眼睛,學看世上的美好,送給你歡欣的歌,歌頌春天來臨的喜悅,送給你跳躍的心,翱翔在,海的那邊。那麼,這隻小老鼠要送給我甚麼呢,未來我們要送給我們的孩子甚麼呢,活過一生之後,我們自認為最有價值的是甚麼呢?

到了園區,看到兩隻小白鷺悠然的從香草區飛起,我知道,眼前就這樣了,在都市中幫忙打造一個許多小動物悠遊的天地,應該是一件有價值的事,至於人生的大哉問,在鋤起鋤落,花開花謝之間,可以慢慢的參詳。

more..